舞台灯光的蒙太奇语言
所属分类:公司动态
发布日期:2011-04-11
收藏:
作为舞台空间表现的唯一手段,灯光在舞台演剧艺术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原来仅仅是为了照明的需要,到现在发挥能动性的效果,灯光正渐渐地主动参与表演。其间,一代又一代舞台艺术家们进行了各种探索和尝试。阿披亚的一句:“灯光是舞台造型的最重要手段”,开辟了舞台灯光设计的先河。于是,灯光有了自己的表现方式,有了属于自己的语言。 

舞台灯光的蒙太奇语言概述
1. 语 言
  提到语言,她最初的定义是:人类所特有的用来表达和交流思想的工具。可见,语言在于交流,那么灯光的语言是什么呢?就是设计者用灯光来表现自己的创作意图,传递主观感受和观众交流戏剧情感的一种独特方式。在很多灯光设计专业书籍里,都可以找到关于灯光语言的描述。大部分把灯光语言分为三种:直接性语言、暗示性语言和象征性语言。但我认为,灯光还存在第四种语言——蒙太奇语言。

2. 蒙 太 奇
  蒙太奇来源于法语,原意为建筑学上的构成,装配。后来这一概念被借用到电影创作中,成为电影剪辑的一个专业术语。前苏联著名导演爱森斯坦在《蒙太奇论》中指出:“蒙太奇与其说是一组镜头的连续性,毋宁说是它们的同时性;在观赏者的意识里,一个镜头重叠在另一个镜头上,它们在色彩、光线、轮廓大小及运动等等方面的不吻合也就产生出那种跳跃的感觉,构成动感的基础—从感知简单的物理运动直到复杂的概念内部运动。”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蒙太奇是对所拍对象有倾向,有意识的概括,是一种连续性和同时性的统一。对电影镜头而言,两个最重要的要素就是:具体的造型图像和概括的形象。可以用符号学的一个概念来理解,具体的造型图像即“能指”—演员;概括的形象即“所指”—角色。蒙太奇利用的是镜头间的关系,产生的是概括的形象。对于两个镜头段落A和B,蒙太奇可以这样表现,将这两个原来相关或不相关的镜头进行并列,穿插造成激烈冲突使之产生第三种新的意义,增加情节的张力,电影的内涵。因此,很多人也把蒙太奇效果称为:1+1〉2。

3. 舞台灯光和电影镜头
  说过了蒙太奇,说过了灯光,接下来我们尝试将两者结合起来。蒙太奇如何与灯光联系呢?既然蒙太奇呈现的是镜头之间的剪辑关系,那么我们先从电影镜头出发,看一下镜头和舞台灯光的关系。
  剧场作为一个观演的场所,每一个观众在进入剧场之后,他的视点就被固定了,到演出结束为止,这个视点是不会改变的。如果把人的眼睛看作是一部电影摄影机的话,那么在戏剧演出中,观众的视点始终是能涵盖到“全景”的,对于观众,舞台是没有景别变化的,因此在戏剧舞台上要表现出不同的景别只有靠灯光。利用灯光控制演区的大小,来表现全景、中景、近景甚至特写的效果。灯光约束了观众的视线范围,这个作用和摄影机的取景框是一样的。于是,灯光在舞台演剧中的作用就可以等于不同景别的镜头在电影中的作用了。

4. 舞台灯光的蒙太奇
  既然灯光之于舞台犹如镜头之于电影,那么灯光也同样可以像镜头一样进行剪辑,产生蒙太奇效果。

  当一个物体被光照亮以后,必然产生各种光影结构。而它们之间也一定带有某种逻辑关系,这种逻辑关系可能是心理上的,也可能是物理上的。灯光蒙太奇所要解释的就是这种心理逻辑。因为任何一个剧本中,演员都是演出的中心,其他的手段都是为了表现人物内心而服务的。而人物的内心又是错综复杂的,很难用某种比较直接的方式来加以表达的。
而灯光就是要抓住这一点,利用如同“画外音”的形式外化人物内心情感。这种外化可以通过灯光的角度、形式以及颜色的变化来完成。用灯光的语言对心理空间进行分析。此外在这个空间中由于除了普通物理意义上的三个维度以外还存在一个“时间”的第四维,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记忆”,因而通过灯光变换,我们也可以将时间进行重组,达到要表达得主题。那么灯光蒙太奇的处理也就可以归纳为解释空间和组织记忆,从心理逻辑出发,表现剧本主题。概述之后,下面我们就举例展开讨论。
舞台灯光蒙太奇语言的表现手法
  以上是舞台灯光蒙太奇的一个总体思路,在舞台上如何把这些思路表现得恰如其分才是关键。
  看过不少版本的古希腊经典名剧《俄狄浦斯王》,虽然没有能在剧场中体会到现场效果,但有一个舞台段落特别让我感兴趣,就是:在俄狄浦斯得知自己杀父娶母的真相后,于悔恨绝望中刺瞎自己的双眼,自我流放。这个时候的舞台上只有俄狄浦斯一个人,如果单单让他做出刺眼的动作,感觉缺乏情感的张力。当演员的表演单薄没有冲击的时候,灯光使演员的表演扩大,延伸,动势感直冲观众。不同的灯光设计在此时用了不同学方法:
  1. 在舞台一顶和台口脚光的位置各安置4台频闪灯,并且面对观众。这样的方法对观众的刺激是非常大的。此时,观众得到的视觉感受便是一种失明之后的强烈痛楚。耀眼的频闪加大了表现力度,帮助观众体会当时主人公的内心感受。
  2. 同样的戏剧段落,不用频闪效果,改用来自舞台各个方位的随机光束,快速地射向俄狄浦斯。这种处理方法和上一个种的不同之处在于,上一种主要立足于人物生理方面的感受,灯光的表现方式在于眼睛失明时的痛苦;而这种主要立足于表达人物的内心的。虽然造成的视觉效果不如前一个强烈,但是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足以表现俄狄浦斯绝望的心理状态,可以说内心的伤痛已经远远超过了皮肉之苦。
  3. 也是同样的戏剧段落,但是灯光的处理是将前两种合并的方法。也就是说舞台上同时出现频闪和光束。的确,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方法,和前两种不同的是这种灯光表现的立足点更加完善、全面,既是主人公生理上的,又是心理上的。灯光设计在这时考虑是将这两个都具有一定表现力的舞台画面重合。俄狄浦斯内心矛盾和外在压力的激化使得灯光在表现的时候必须兼顾这两个方面,并把这种激化所产生的冲突以强烈的视觉几次的叠加传达给观众。
  诚然,前两种表现方法也是可取的,同样具有感染力,舞台的视觉效果也不错,但是它们都太侧重一个方面,只是并行式地表达。我觉得第三种方法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灯光蒙太奇段落。两种灯光效果可以被分解开来看,被分解的灯光效果同样是有表现力的,但是,把它们同时“播放”之后,给人的感觉却异常强烈。在一个舞台画面内同时表现生理和心理上的两种矛盾冲突,使观众从这样的一个组合画面解读到了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悲剧情节。和电影的蒙太奇一样,舞台灯光蒙太奇用灯光的变化产生同时性效果以ABAB式的结构展现给观众。蒙太奇语法基于人物心理来表现戏剧冲突和外化人物情感,灯光蒙太奇是结构和形象的同时表现,在造型结构的同时概括出戏剧形象,让观众在第一时间尽量多的理解作者想要表现的内心思想。
  又如在表现《莎乐美》中莎乐美遇见先知约翰一场,曾看到过这样一个处理方法:莎乐美和先知分别站在舞台的上下场门附近,以舞台中线为界,莎乐美说话时,半台的红光开启;先知说话时,半台的浅蓝光开启,并且随着两个人说话频率的加快,灯光在控制的时候也相应加快了这种交替的速度。最后两人处于对峙的状态时,灯光也出现两个半台的两种对比色的对峙。
  在这个例子中也运用了灯光蒙太奇方法。将两种不同的心理状态交替表现在舞台上,并且以灯光速度上的变化强调人物当时矛盾的加剧。这个灯光蒙太奇段落也可以进行拆分:一部分是光色上的对立,另一部分是节奏上的变化。两个部分按照观众的视觉逻辑关系组合在一起,形成两条线—先知和莎乐美。这两条心理线同时有节奏展开,暗示着双方的冲突。红和蓝两种高对比度的颜色割裂了舞台,形成了互不相融的空间结构。可见,灯光蒙太奇也可以用不同的颜色和变化速度上的快慢将人物的内心世界直接表现在画面效果上,从而帮助观众理解剧本寓意,这种心理机制的表现是内心矛盾的高度概括。
  灯光蒙太奇是一种光的剪辑,是利用不同灯光效果的组接产生的高于舞台画面本身戏剧形象的形象,是观众通过灯光的变化,理解剧本含义之后概括出的内容。当然,灯光蒙太奇段落是可以被分解并用传统的方式来表达的,但就视觉力度上,这种分解对形象的概括就要模糊得多了。比如《莎乐美》中,如果只用颜色上的对峙而没有节奏的变化,总给人感觉没有把人物当时的内部交流交待清楚。因为灯光蒙太奇是各种有一定表现力的灯光效果通过一定的视觉逻辑关系进行排列组合的效果,是舞台演剧中最具表现力的部分,因此掌握舞台灯光蒙太奇语言的实质和表现手法将大大有助于剧本的表现,有助于对剧本人物的造型,有助于舞台和电影两个艺术门类的借鉴和交融。
上一页:诚祝广大顾客五·一节快乐!
下一页:我司将参加2011年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乐器、舞台灯光及音响技术展览会!